人的一生,该有多少甜美的激情和幸福往事,值得怀恋,值得永久地珍藏于心底。好多人,好多事,如行云流水般过去了,留下些许的痕迹,当初,可能被我们熟视无睹,可那过去的,将成为美好的怀念,这些都是人生的快乐意义,是我们将无悔于一生的见证。 

我和秋同出生于一个北方的小山村,她大我两岁。那份宁静,那里贫瘠的山山水水,赋予我们童年的天真无邪。儿时的我们一起玩耍于田间地头,一起嬉戏于山前溪边。烂漫的童年,承载着多少幸福往事!我们一起捉蜜蜂,一起挖野菜,一起光屁股在清澈的小溪里玩水。有时,我们就装作一家人,过家家。秋光着屁股躺在山坡的草地上或溪边的石板上,我趴在她身上,用蚕蛹一般的小鸡鸡碰她的小逼逼,这就算作结婚了,然后,拿一块石头放在她腿间,就当是她生了孩子。没有羞耻,没有罪恶,有的只是开心和快乐。童年,只有童年,才有这样的快乐吧。可这些在以后的岁月里却永远铭刻在心间,深深地印在脑海里,回顾前生,这毕竟是我第一次接触女孩,看见女孩的裸体,压在女孩身上,鸡鸡碰触女孩的逼逼啊。往事依稀,如此清晰,仿佛就在昨天,让人依依不舍,岁月的车轮,碾碎多少美好的梦啊! 

童年渐逝,秋早我一年上学了,我每天去她家翻看她课本上那些图画,她给我念那些生词和拼音,让我着迷于学校的生活,我缠着家里让我早一年入了学。我们一起上学,一起放学,放学后,我们一起牵着手,玩耍着回家。到了四年级,小同学们就开始笑话我们了,说你们俩那个那个了,从这时起,我们有了害羞感,就不在一起上下学了。自然的发展,青春期到了,一个人时,想起秋,想起儿时看到的她的小逼逼,我的鸡鸡就会胀起来,却往往不知所措。我心里总想着她,秋已出落得很好看了,她扎着马尾辫,粉嘟嘟的瓜子脸,我总想偷偷看她,课间,远远地看着她,放学,远远地跟着她,这就是青春的萌动吧。清晰记得五年级时的一个凌晨,在梦里,秋光着腿向我缓缓走来,我的脸烫烫的,鸡鸡硬起来了,迎上去扎了一下她的大腿,一股痒痒的热流从鸡鸡里流出,很快就醒来,摸下裤裆里,粘糊糊的,这是我第一梦遗,遗给了心中总想的秋。 

上了中学,男女同学很少说话了,我和秋基本就不说话,这事很奇怪,越是心里想着谁,嘴上越是不和她说话,我想她也是这样吧。这时的秋已经是个小姑娘了,再也不是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了。秋体态匀称而略显丰满,那时还不知道啥叫性感,反正男生都被她吸引,都时不时偷偷看他,有的看完还脸红。秋第一年中考没有考上高中,她复课和我不在一个班。那时,农村学生学习很刻苦,我们放学后一般都在教室再学习一个多小时才回家。留下的学生没几个,只有少数有希望考上高中的才留下,秋就假装到我班找她熟悉的女生一起学,我知道,她是为了看我而来,有时她偷偷地看我,我也看她,有时目光相遇在一起,就都脸红地把头扭开。有一次,她站着,双臂趴在桌上和同学讨论问题,屁股撅着正对着我。哇,我第一次注意到秋的屁股是这么浑圆丰满肥硕,裤子紧紧地勒出了屁股沟,屁股沟下面隐约见到肉呼呼的包包。当时就看得我热血喷张,鸡鸡忽地一下就硬了起来!脸红得就象发了热汗,我赶紧把书包放在裆部,低下头心情烦乱地做我的三角证明,可鸡鸡还在一翘一翘地动,我就装着一手扶着书包那样压着。她们做完题都走了,只有我留在教室里。想着刚才秋肉感的大屁股和小腿跟的那个小包包,我满怀罪恶感地掏出钢棍一样鸡鸡,不自觉地用手握着抚摸,又粗又大,龟头乌紫发亮,看着我自己都喜欢。我用手捏着摸着撸着(说实在的那时真不知道怎么手淫),玩着,痒痒的,火辣辣的,越痒越想玩,想放又放不下,就这样矛盾地弄着。估计过了半个多小时吧,突然间,如刺破闸门的水柱一般从我的鸡鸡里射出一道白光!射出能有两米远,我一看地上有一线白色的液体,我知道自己射精了。慌乱,一时不知所措,这就是当时的感觉,恐怕有人来,赶紧用鞋搓掉地上的精液,又用纸擦净自己的鸡鸡,很后悔啊,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,再也不能干这个不干净的事了。这是我第一次手淫,手给了我心中的秋。 

苦心人,天不负,我和秋都考入了城里那个令人向往的高中,她学文科,我学理科。进入高中后,就不象在农村那样的封闭了,见面会打招呼,还会说上几句话,免得让城里学生笑话咱农村人封建,这也是我心之向往,也算咱也“文明”起来了。上高中,我们都住宿,一个月要回家一次,当然,回家的时候,我们是同行的。上高二那年的六月份,一个周五的下午上完课,我们一起做汽车回家,我们做在一起的,腿和胳膊碰到秋的腿和胳膊,我能感觉到她的心在怦怦地跳,虽然一路上我们都脸红红的,还有说有笑。不谦虚地说,秋现在已经亭亭玉立,风姿可人了; 我也算是清秀俊朗的美少年了,车上好多人都向我们头来羡慕的目光,在他(她)们眼中和心里,我们肯定是天生的一小对。不管你心里多么想,也不管你们是多么情投意合,那时,我们那个高中时不准谈恋爱的,发现了,即使你是天王老子,也要开除,谁敢越雷池一步,所以,我们并没有象故事书中那样的金童玉女会自然地恋起爱来。 

下了行了两个小时的城里来的车,天色已近黄昏,我们还要穿行一个半小时的河畔林间小路才能到家,这也就是她作为一个女孩必须和我结伴回家的原因。林间小道,碧树葱葱,树影婆娑,正是情浓蜜意的好场所,我们并肩走着,虽然没拉手,胳膊相互碰着,彼此都不避讳,说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,却都觉得那么有意义。这时,心里绝没有想那些接吻啊抚摸啊之类的事情,只是觉得这样就很美好,经历过的人都知道,或许恋爱的前奏比恋爱更有一种神秘的幸福感吧,尤其对于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年男女。天色刚刚发暗时,我们到了河滩,河滩上长着一丛丛低矮的灌木。秋停下来说,她要方便一下。我说,你去吧。她不敢走远,不敢脱离我的视线。秋走进离就近的灌木丛,背对着我,解开裤子蹲了下去,开始撒尿。树枝稀疏,不能完全遮住她的身体,这个傻丫头啊,真是顾头不顾腚了。听着她哗哗的撒尿声,我禁不住投过目光去看。哇,天啊!透过树枝的缝隙,秋的屁股就呈现在我的眼前,魅力的诱惑驱使我不能移开视线。那屁股,雪白、丰满、浑圆、柔嫩,一看就充满弹性。屁股下面,是一线白色的水流,水流的根部,隐约看见是黑是紫的一小团。天神啊,这就是美少女的玉体啊,我的阴茎腾的一下就站立了起来,就那样目瞪口呆地看着秋在撒尿,没有一丝邪念,没有半点罪恶涌上心头。突然,秋大叫一声,喊救命,她裤子都没提就站起来扑向我。我一看,是一只田鼠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,难怪秋吓得要死。这下她可吓得不轻,她扑向我,搂紧了我。我顺势搂着她,拍拍她的后背,告诉她,别怕,别怕,是只田鼠,小时候咱们经常见的田鼠。她的眼泪都出来了,听过我是田鼠,她的情绪转而转向了羞愧,不知所措,她正搂着我,分开也不是,不分开也不是,真是有点尴尬和茫然。我们就那样搂着,她分明能感到我硬硬的阴茎隔着裤子顶着她的下体。虽然隔着裤子,我的阴茎还是能感受到她下体的细嫩和光滑。她当时的心里可能是这样,反正到这份上了,她索性抬起头,就那么看着我。青春萌动的心,难抵青春的诱惑,我回过手来,擦去她脸上的泪珠,深情地吻了下去。四片嘴唇相互对夹着,两条舌头相互轻点缠绕。我们紧紧地抱着,她的乳房顶着我的胸,柔软而坚硬,两个胸膛起伏着,两颗心嘣嘣跳动着。这是忘我的世界,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,这河边,这树林,这黄昏,只有我们两,我们是这时间这世界的主人。一对幸福的少年男女,奉献出了彼此的初吻。 

寂静啊,寂静得有点空灵,偶尔鸟儿唧啾几声,树叶沙沙轻响,剩下的就是我们彼此都听得见的心跳和彼此感受到的温暖的体温。很自然地不自觉地,我的手向下滑动,摸向秋的屁股,那感觉,柔软、换嫩、冰凉,是那种永生难忘永世不忘永远不忘的感觉和记忆。我抚摸着她的屁股,不敢掐,恐怕被弄坏似地,我手掌轻抚着她的屁股,轻轻轻轻地拥向我,拥向我坚挺的阴茎,秋毫不拒绝,还主动向前使劲,使劲。这时,我心中充满的是好奇还是天使的邪恶,我分不清,我要看看秋的下体,我多年梦寐以求想象无限的秋的下体,我慢慢蹲下来。秋的阴部就展现在我的眼前,黑色的稀疏的阴毛,卷卷曲曲,肥厚的阴唇泛着淡淡的紫色,阴唇间有一条细细的小缝,小缝隙间突起出两个小肉叶,紧紧地粘在一起,这就是逼啊,少女的逼逼,我终于见到了!!!我要摸摸,我要尝尝,我用手轻轻地巴拉着秋的阴毛,用舌头轻轻地舔了上去,那感觉,全身过电一样,我颤抖着。秋也颤抖着,她那小缝隙里,流出了清凉的水来,我用手摸,拉出黏黏的丝来;用舌头舔,说不去是咸是腥的味道。我的阴茎怒胀着,秋闭着眼,她全身发热,全身颤抖。我引导着秋的手伸进裤裆,摸向我的阴茎。她轻握了一下,感受到了阴茎的火热和硬度,然后想撤又舍不得撤的那种感觉,我就把她的手使劲向里一按,鼓励她大胆别离开,她得到鼓励后就摸梭着我的阴茎,我感觉到她爱不释手。我用手掌在秋的下面扶磨她的阴户,用手指在她的阴沟沟里来回滑动,时而扣扣沟沟上部的小疙瘩,时而扣扣沟沟下部的小坑坑。秋已开始喘着粗气,发出莺莺细语,我知道她压抑着,她的压抑通过使劲快速撸着我的阴茎表现出来。 

地火在熊熊燃烧,天神雷响了超越理智的战鼓!我抱起秋,走向河滩草丛的深处,我用脚踏倒一大片鲜嫩的青草,把秋轻轻地缓缓地放在草地上。我俯下身来,压在秋的玉体上,秋闭着眼,我们紧紧地搂抱,深深地热吻,我们搂抱着热吻着在草地上来回翻滚,抵御不住生命深处爆发的汹涌激流。停止了翻滚,我一件件地脱去了秋的衣服,她一动不动地闭着眼躺在那,一个美少女的胴体就在我的眼前!玉体横陈,洁白、细嫩、光滑、青春、健康、丰满、肉感、匀称、柔美;耸起的酥胸宛如玉化的雪山,上嵌两粒玛瑙般的乳头;三角形墨黑的草丛,阴毛曼妙卷曲舒展;粉色阴唇如同嫩嫩的娃娃脸,粉色的肉叶夹在迷人的缝隙之间;这是上天的杰作, 这是上天的眷顾啊,美景、美人、美味,这是梦里的仙境。 

我已迫不及待,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。趴下身去,把头伸向秋的阴部,扒开她的一双美腿,贪婪地深吻向秋的逼逼。秋的逼逼已经爱液泛滥成河,我就象多日不进水米的饿汉,饥渴饥饿地舔舐着秋的小肥逼,秋的逼逼可谓是人间极品,叶大唇肥缝细眼紧。我舔着她的阴核,舔着她的阴道口,抠摸着她的阴道口。秋的逼水汩汩流出,秋受不了了,她不断蜷缩腿,扭动着屁股,似是想让我快点插入,又不好意思说出口,她开始啊啊啊啊,喔喔喔喔地轻叫,我知道,要不是少女的羞涩,她此时定会大喊出来。此时,我的阴茎也憋得青紫,硬如钢铁,民间有俗语,十七的牤牛十八的汉,我这个年龄可是最猛最硬最厉害的时候。我说,秋姐,我进吧,秋用很细声音回应,嗯嗯。我挺起阴茎凑到秋的阴道口,龟头在秋的逼沟沟里蹭了几个来回蘸些爱液,又在她阴核上点了好多下,在她阴道口磨了几圈,这一蹭一点一磨不要紧,秋姐受不了了,她啊啊啊啊地叫几声,大喊,好弟弟,快插进来吧。我已按耐不住,龟头轻轻插向秋的阴道口。我说,秋姐,会疼的,咬牙坚持一下,过一会就好;秋说,弟弟,放心把,姐姐能忍得住。好温柔体贴的秋姐,我的龟头向阴道里进发,好紧的阴道啊,开始近一点,出一点,几个反复,进去能有三厘米吧,遇到了阻挡,好像一蹭塑料薄膜,我知道这就是处女膜了,必须一举攻破,不能拖泥带水,长痛不如短痛,要是来回折腾,秋姐会更痛苦。我说,秋姐,你忍一下!秋姐“嗯嗯”作答。我把阴茎拔出一点,突然向前加速用力,感觉像捅破了一层硬硬的窗户纸,秋姐“呀——”的一声大叫。秋姐的处女膜被我捅开了,这宝贵的一层,亲爱的秋姐,你再不是少女,你是真正的女人了,我的女人了,今生今世,我永远报答不了你把宝贵的少女情操和贞操献给了我,我将一生一世爱你保护你做你的奴隶。 

破了秋姐的处女膜,我坚硬的阴茎慢慢插进秋姐逼逼的深处,就那么静止不动,已缓解秋姐的疼痛。我压在秋姐的柔软的玉体上,亲吻她的芳唇她的耳根她的玉颈她的乳房,抚摸她的乳房她的全身。阴茎在秋姐的逼逼里感受着那份光滑那份紧箍那份热度,好暖好热好紧的处女逼逼呀,好像阴茎插进了肉质的喇叭,里面宽松,阴茎的根部被紧紧地箍着,整个阴茎好像被个小肉桶紧紧的缠绕着,这就是处女逼的真实感受。 

经过一番抚摸和缓解,我看秋姐的表情没有痛苦状了,有些放松。我问,秋姐,我可以抽插动了吗?秋姐脉脉含情地看着我说,弟弟,你动吧,没事了。我就慢慢地把阴茎向外抽,然后再慢慢地向里插,真的好紧好滑,抽插不是很容易,我的阴茎强烈感受到秋姐阴道壁的摩擦。抽插一会,秋姐开始小声哼哼,我知道她适应了,不疼了。我就逐渐加快抽插速度,两个年轻的身体拍在一起啪啪地响。秋姐也有反应了,她开始无顾忌地大叫,“呀呀呀,啊啊,喔喔,呀——,啊啊啊——,哎呀——”。叫得我情绪高涨,我开始加大力度和速度抽插,秋姐也扭动身躯,屁股使劲向上顶迎合着我的抽插,天地人和,一对少年那女在寂静的林间草地结束着生理的青春。真的没有片子和小说里的风骚放荡,估计我抽插了20多分钟,我感觉要射了,我问秋姐,是安全期吗,可以射在里面吗,秋姐说,这几天就要来事了,安全。我好放心,全冲程大冲速地抽插了几十下,在秋姐呀呀啊啊的呻吟声中,将一股股热流射进了秋姐逼逼的深处。射完后,那份满足那份放松那份释然,是无以言表的。少男就是这样,射完后,阴茎根本不会软下来,我就那么插着,不到十分钟,我就又开始抽插。有了第一次,秋姐也放松了,这次她主动地迎合我的抽插,插了10多分钟,秋姐眼神迷离,香汗淋漓,大喘粗气,她要高潮了。为了满足秋姐,我扭动屁股,让阴茎在她的阴道里转圈着抽插。秋姐开始啊啊啊啊地尖叫,她咬我的肩,用手抓挠我的背,阴部高高顶起,仿佛要把我掀翻,我使劲插,给她压下去,又顶上来,这样反复几次,秋姐在一串阵痛办的叫声中达到了顶峰,我也嗷嗷嚎叫着怒射,秋姐的逼逼象饥饿得嘴吃奶一样一下一下地夹着我的阴茎。秋姐的阴部塌下去了,我也跟着塌下去了。共同的高潮,带给我们前所未有地尽兴和满足,那滋味,无以言表和诉说。 

第二次做完后,我和秋姐相拥着躺了好一阵子,就那么看着对方,默默无语,尽在不言中。然后,我们到河里洗干净身子,相拥回家。 

这是我和秋姐难忘的第一次,不淫荡,不色情,纯粹属于那种青春难耐的偷尝禁果。第一次的美好,是我们互相彼此铭刻在心中,深藏在生命的深处。后来,我们就冲破了青春的懵懂,彼此相互鼓励,秋姐考入一所师范院校,我则去了遥远的南方。天各一方,开始我们还频繁鸿雁传书,后来,可能是环境、心境、客观的原因吧,书信渐渐减少,竟那么自然地让这份情这份爱驶向那茫茫海天的深处。但珍存于心底的爱和那美好的第一次能消失吗?不能,每个人心里都会有一片空地,这份情爱和美好的怀恋就放在那!后来秋姐和我都各自成了自己幸福的家庭,我始终默默祝福着秋姐——我心中的女神,心里有着她,曾经爱过她,尽管我以后阅女无数,但对于秋姐,我从没打扰过她那幸福的宁静生活。最美好的性,绝不是淫荡的;最真心的爱,也觉不非得得到。 

想念秋姐,写下以上文字,希望各位不以黄色文章看待,我将不胜感激。 

【完】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