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玲在无意识中的翻阅杂志。一页接着一页,但她几乎没有把心放在上面,只是机械化的动作。

美玲家住遥远的澎湖,家里还有一个母亲一人在家。而她在大学毕业後,就来到高雄,好不容易找到了目前这个秘书工作,她在高雄没有亲友,只好租了一间只容纳单身的小套房。

此时,左邻右舍的人几乎全部看不到,因为今天是星期日,眼看着邻居的女孩们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出去了。

只剩美玲一人在属於它的天地里呆坐着,其实美玲长得很不错,只是生性害羞,一有人和他交谈,她就脸红了半天,她的眼睛水汪汪的,鼻子小巧而高翘,嘴唇红润而甜美。

而身材更是增一分则肥,少一分则瘦。

美玲来此工作才短短三天时间,刚来时公司的人都对她不错。只有一位身材丰满的杨恭如对她不太友善。

杨恭如是负责会计方面的工作,每天都穿着曲线必露的服装来上班,公司的男同事们常常有意无意的靠在她的身旁,偷偷闻着她从胸口散发出来的芳香。

美玲上班的公司是一间服装贸易公司,刚上班的时候人事处主任带她至办公室见见所有同事。

当美玲走入办公室时,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。

「各位同仁,这位是洪美玲小姐,她将加入我们的行列。洪小姐刚从学校毕业,请各位互相关照。」「洪美玲,请你也讲几句话吧!」人事室主任一面向大家说明着,一面要美玲向同事们做些自我介绍。

「我叫美玲,请各位多多指教!」美玲满脸通红,揉搓着手中的小手巾,底着头用有如蚊子般的声音说着。

「我们会的。」说话的是办公室里的一位男同事王汉,随着这个回答马上引起所有男同事们诡异的笑声。

「你们少起哄了,别欺负人家就不错了。」一位面貌清秀的女孩愤愤不平的说着。

人事主任陈成文把美玲安顿在那抱不平的女孩身旁,然後用很正经的口吻说着∶「王小慧,你要好好的照顾这个新来的小妹喔!她刚来有许多事还不了解,你要好好的带她熟悉一下。」陈成文讲完拍拍美玲肩膀就走了。

洪美玲很感激的看着王小慧一眼,要不是这个短发的王小慧解围,美玲可真是不知如何是好。

「王小姐,以後请你多多指教了,我今年才刚进入社会,很多是不懂,以後请多费神。」一旁的男同事看到陈成文走了就全围在王小慧她们这边,每个人七嘴八舌的询问着。

「洪小姐,你今年几岁?」「洪小姐,你是哪个学校毕业?」「美玲,你有没有男朋友?」「他是说要好的┅┅」「┅┅」洪美玲这位出社会的女孩,被这先一大堆问题弄得面红耳赤,就在此时,另一边却有一双被妒火燃烧的眼睛朝美玲这边看着。

「哼┅┅你们这些人真奇怪,你们没见过女人吗?问这麽多问题,没正事可做了啊┅┅」开口的是杨恭如,而那双火眼也是从她那里所发射的。

「洪小姐长得是不错,脸是很漂亮,但是┅┅好像嫌,嫌苗条了一点,你说是吧?王汉。」围在美玲这边的王汉,连忙走道杨恭如的身旁,用很暧昧的动作将手搭在杨恭如的肩上。

「是啊!洪小姐是属於苗条型的,而你杨恭如小姐是属於丰满型的,各有千秋都非常得漂亮。」王汉是长得满高大的男人,今年二十八岁,就因他人英俊高大,所以在女人堆理是很吃得开的。

而这个杨恭如的外号就叫做「万人插」。主要的原因就是她那丰满的身材,再加上新潮、大方、浪荡的性格。在公司里只要是杨恭如看得上的男同事,或着是高级主管们都和她有一手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秘密。

「王汉,我好渴喔!」杨恭如用着极娇媚的声音,使唤着在身後的王汉。

王汉马上就小跑步往茶水间跑去。

「美玲我顺便帮你倒一杯。」杨恭如本来很得意的笑着,一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怒从心起,因为她本来想好好表现一下自己的魅力,让美玲知道她的厉害,怎知?这王汉居然当着她的面叫起美玲的名字,还现应勤的到水给她。

那些微着美玲的同事们看到恭如的脸色,知道她已经在生气了。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埋首於卷宗里。

杨恭如的父亲是个商业巨子,他的财产是无法计算的,而更如的母亲在她十九岁时就去世了。而她父亲认为自己已将近六十了,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,所以并没有再续弦的念头。

就这样近一年,恭如的父亲健康状况愈来愈差,於是恭如就送父亲到乡下养病,自己则在家里的房子及公司宿舍两边住着,照理以她家的财富来说恭如是无须工作的,但恭如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生活实在无趣,所以就用工作来充实生活,才不至於太无聊。

况且这家公司也是恭如父亲早年投资的,所以办公室里的人都怕他三分,这样反而使得恭如更加目中无人。

此时王汉拿着开水慢慢的走了过来,将水放在办公桌上。

「恭如,水来了,请喝吧!」「哼!我不喝了。」恭如很不友善的瞪了美玲一眼,又看了嘻皮笑脸的王汉一眼,狠狠的把头甩开。

王汉真不亏是在女人堆打滚的老手,连忙堆起笑脸,并将手放在恭如的香肩上,然後用热呼呼的嘴靠在她的耳边。

「恭如,别生气。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完好吗?」「讨厌,滚开点!」恭如一听,眼睛为之一亮,满脸生春,但还是装作生气的模样,拍开王汉的手,嘟着嘴白了王汉一眼。

「死相!」王汉一看恭如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心动了,伸手拍拍恭如那浑圆的臀部,十足大情人的样子。

「恭如,就这麽说定喔!」「我会让你快乐的。」用着灼热双唇紧贴在恭如的耳边,挑逗着恭如。

「讨厌,不要这样」用手捏了王汉大腿一下,嗲声嗲气的回应着。

敲定今晚的约会後,王汉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办公,但扔不时的看着美玲,美玲一接触到王汉的眼光急忙的避开。

不久┅┅(第二章)下了班以後。王小慧就与洪美玲回到了属於他们比邻而居的大楼里,原来很巧的是王小慧也同住在这栋大楼里面,因为王小慧当初也是从中部来到高雄工作的,所以考量房租与公司距离下也选择在这间大楼居住。

「美玲,你刚来这里一切都不太熟悉,过几天你就会习惯了,其实办公室内的每个人都很好相处。」美玲来到小慧的房间,一面听着小慧讲解公司环境,一面环看着房间内四周的摆饰,对美玲来说,在这房间内有太多新鲜的东西吸引着她,和自己空空荡荡的房间相比实在差太多了。

「除了┅┅杨恭如,我看她对你好像有些敌意,不过只要小心点做事就应该没什麽问题的,再说我们秘书课跟她的部门也不会有太多公事上的往来。」小慧回头,发现美玲并没有专心在听自己说话,而是在专心的看着自己的闺房,就知道美玲在想些什麽了。

「美玲,过来这边坐喝杯水,不用那麽认真研究我的房间,你所看到的是一个败家女平时逛街的战绩。」这时美玲才回过神来,满脸通红的不知是好。

「王小姐,你的比喻真有意思!」「美玲,以後我们都直呼名字就好了,别什麽小姐小姐的,听起来很生疏的感觉。」「好啊!小慧。」两人不禁相对着笑了起来,而接下来,两人所聊的话题都是一些生活上的事情。

就这样子美玲也在公司过了两天,她发现王小慧这个人真的很好,很会照顾人,做人十分成功,全公司的人都和她相处的不错。

回说着王汉与杨恭如的约会也在那天下班後,在杨恭如的房间床上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。

「那个洪美玲是什麽东西!一来公司就受到这麽多人的爱护啊。」坐在床边的杨恭如似乎对洪美玲的事情扔妒火难消。

身後的王汉早已伸出双手在杨恭如的胸前做消火的动作,两手隔着杨恭如的上衣搓揉着在衬衫下的两颗大奶,火热的双唇也在肩膀上用力的亲着、吸着。

「她怎麽跟你这个王后相比,那丫头只是个贱货而已。」不亏是在女人堆打滚的王汉,说话的内容也不忘迎合着杨恭如。

「说的好!有机会┅┅嗯┅┅我会整整她的┅┅啊┅┅」杨恭如已被一阵快感冲击得连说话都有些困难,原来王汉已解开恭如上衣扣子,一手延着乳沟钻入胸罩内,另一只手则是从窄裙的开叉处滑入,将整知手掌贴在恭如的内裤上面上下搓动着。

不亏是性感、新潮的「万人插」,恭如衬衫内穿的是一件鲜红色的胸罩,也不知道是因为乳房过大或是胸罩的罩杯太小,使恭如的那对大奶大半露在外面。

「喔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王汉那只滑入裙内的手,显然发挥强大的效果,恭如已被那只手逗弄的忍不住从嘴里发出淫荡的哼声,虽然恭如有穿着裤袜,但薄薄的丝袜并不能抵挡猛烈的攻击,王汉的手指好像要穿破丝袜似的往肉穴上的内裤前後插弄着,一阵阵的快感由恭如的下部传至脑里,慢慢的肉穴上的内裤已被淫水给浸透,丝袜也粘着内裤被手指插陷入洞内。

「啊┅┅好舒服┅┅喔┅┅」恭如两只媚眼已眯成一条线忘情的享受着,刚刚的妒火已明显被浇息许多。

此时王汉将恭如往後半抱半拉的方式将恭如放在床上,用最快的速度脱去自己的衣服跟裤子,全身只剩下内裤而已。

看着躺在床上的恭如,王汉已在内心发誓要征服这个高傲的性感王后,先是脱去恭如的上衣接着拉下裙子,一连串的动作王汉相当的熟练,因为要征服难驯的女人就必须有着高於常人的床上功夫。

抓起恭如的双腿分开成V字型後,王汉就将整个头埋入大腿根处,用着灵活的舌头在大腿根处来回舔着,随着舌头的滑动恭如身体也跟着抖动着。

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」「恭如,再放松点!我会让你更快乐的。」随着恭如的淫叫声王汉的双手已顺着恭如的两腿滑向内裤边缘,用力往後一拉,内裤跟丝袜一起被脱了下来,恭如的下体马上暴露在王汉面前,眼下的肉穴被黑密的杂草覆盖着,杂草也已被洞穴内流出的淫水给沾湿而发出亮光,王汉将嘴直贴在蜜穴上用舌头舔弄着两片阴唇,时而用舌尖插入蜜穴里。

「喔┅┅不要┅┅我会受不了┅┅啊┅┅」恭如受不了这阵快感挑逗,将双手按着王汉的头不放,王汉的舌头运转的越快,恭如的双手越是案的更用力,好像深怕舌尖离她而去。

「喔┅┅喔┅┅我不行了┅┅啊┅┅」大量的蜜汁从洞内喷出,按着头的双手也松开了,王汉仅用嘴跟舌头就让恭如达到高潮实在是厉害。

「我亲爱的王后这只是前戏而已,接下来才是压轴。」「等等┅┅我先休息一下┅┅」「可以!不过得帮我服务一下才可以。」这时的王汉已侧躺在恭如的身旁,并也已脱下恭如那鲜红色的胸罩,用着手指捏夹着,那又大又坚挺的乳房上两粒有如樱桃般的乳头。

王汉拉下自己的内裤不等恭如的回应,马上翻身跨在恭如的胸前,早已清筋暴跳,怒不可偈的大肉棒,此时已脱颖而出,龟头有如一个出生小孩的拳头。

杨恭如原本微眯着一对媚眼在休息,一看到一根又粗又大肉棒直挺挺的立在眼前马上为之一亮,整个芳心一阵乱跳,连吞了几口口水。

「没想到你的功夫愈来愈强了,服务完後要让我更舒服才行喔!」「放心!等一下压轴会让你爽到天上去。」一根直挺挺的肉棒就往恭如的嘴里塞了进去,恭如为了等会的享受於是用尽各种吹箫技巧来讨好王汉。

恭如先是用舌尖在肉棒上来回舔着,再而含住那有如小孩拳头般的龟头,又是吸又是咬,弄得王汉原本就已经挺直的大 更加大了许多。

王汉也不甘示弱的将身体反转成69体位,用手指抠弄着恭如的蜜穴。

「喔┅┅唔┅┅王汉┅┅我┅┅你别再逗我了┅┅快┅┅」「恭如,你那边痒啊?」「里面嘛┅┅」这时恭如已被抠弄出性意,向王汉淫求着,但王汉可是床上高手,他知道用一松一紧的方法来让女人求欢,所以故意假装听不懂恭如说些什麽。

「小穴┅┅唔┅┅人家的┅┅浪穴痒嘛┅┅你这死人┅┅你快点┅┅」「快?快什麽啊,不讲我怎麽知道。」「人家要你插嘛┅┅」王汉听到恭如的请求,十分得意的笑了一笑,就猛一翻身骑再恭如雪白玉体上,就先是一个长长的热吻。

正当两人热吻时,恭如已神不知鬼不觉得将腿叉开来,并频频将阴户凑上迎接大阳具。

「请你快插入吧。」「好!我进去了,你准备好了没有?」「快放马过来!」恭如已迫切需要肉棒的滋润,王汉也知道是时候了,猛然就将他的大阳具朝阴户洞口狠狠的顶了进去。

「滋┅┅」「哦┅┅死了┅┅」王汉此时低头一看,自己那根紫红粗大的大肉棒已经整根插入恭如的蜜洞内了,他只觉得龟头的顶端已顶到了底部,而肉棒整根被包得紧紧的,滋味十足。

而恭如被这麽猛然一插,并且一插就是到底,使她感到计舒畅又痛快,本已欲火如焚饥渴万分,极想好好享受一下,却不料肉棒粗大得使她一下子吃不消。

「嗳┅┅我不要了┅┅王汉,你先拔掉一些┅┅我涨的痛死了┅┅唔┅┅」「你刚刚不是要我插你吗?」「刚刚是刚刚┅┅现在人家┅┅不要了嘛┅┅你先抽出┅┅快嘛┅┅」王汉听到恭如这麽叫法,知道她真的很痛,连忙伏在她的身上不动,肉棒却在洞内直跳动。

恭如本想推开王汉的,但见他没再轻举妄动的意思,只是静静的趴着她也就作罢了。

但是┅┅不对呀!恭如觉得她的音户内似乎有东西在跳动着,满脸疑惑的看着王汉,但他真的也没有动呀┅┅恭如这才想到肉棒还停留在肉洞内,而王汉却若无其事的吻着她的脸。

恭如的嘴、脸、心、手脚全身直发烫,嘴唇乾燥,心猛跳,淫水更是泉涌而出。

「唔┅┅嗳┅┅我好难受┅┅王汉,我的全身┅┅直发烫,好难受喔┅┅」王汉这个花丛中的圣手,又怎会不知道这女人的需要,可是此时的他,存心要吊他的胃口。

「恭如,好啊!我可要抽出了。」王汉边说边把阳具拔出,而恭如原本嘴上直叫不要,现在却町着下半身深怕他真的拔掉肉棒。

不过王汉还是将肉棒拔离了肉洞,恭如猛觉得肉洞顿时空虚,使她难受,偏偏阵阵骚痒直透心口。

「王汉┅┅我好痒呀┅┅」王汉一手狠狠的揉搓她那对巨乳,另一手又直逼恭如那湿淋淋小蜜穴。

「嗳┅┅王汉┅┅快嘛┅┅这次我不管了┅┅你插死我┅┅也没关系┅┅快干死我吧┅┅」「恭如,你要了吗?」「汉哥┅┅我好想┅┅好想你的┅┅插吧┅┅我的小浪穴┅┅好吗?」「好!」王汉的语音一顿,紫的发红的大肉笨又齐根没入了,恭如那湿淋淋的蜜穴拼命的迎合着肉棒。

「唔┅┅好舒服┅┅这一下┅┅我真的很舒服┅┅哦┅┅太好了┅┅呀┅┅呀┅┅」王汉看到恭如那副满足的样子,心中十分得意,如果女人不想要,单方面弄起来就没意思了。

王汉心中一高兴,更是使劲加快速度抽插起来,把恭如抽的淫水如浪般的顺着屁股沟流了下来。

大肉棒死命的乱顶,把恭如整个人顶的魂飞魄散,丰挺的双臀直摇摆着。

「喔┅┅哦┅┅爽死了┅┅我的天┅┅好舒服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王汉全身使力的猛烈抽插百馀下,忽然改变了战术,换成九浅一深的方式来吊恭如得胃口。

没几下,恭如就娇喘连连,因为王汉九浅一深的逗弄着,所以恭如必须挺起下半身使肉洞尽量的抬高配合。

王汉又一下插到底。

「哦┅┅」「唔┅┅我这一下┅┅真的爽死了┅┅我会被你活活┅┅弄死┅┅」「哦┅┅别这样┅┅逗人家┅┅我好痒┅┅请狠狠的用力插吧。」王汉扔旧不理会恭如的要求,继续已久浅一深的方式抽插着。

恭如此时真的全身搔痒难耐,只好使力甩开双腿,紧紧勾住王汉上下起伏的臀部,这样王汉就不能抽得太高了。

「你快┅┅快点嘛┅┅狠点吧┅┅顶死我也没关系┅┅我要你快一点。」恭如死命的抱紧王汉。

王汉一件恭如的模样、淫叫声,就知道恭如已是很迫切的需要狠插猛抽的时候了┅┅猛烈的吸了一口气,再鳖住呼吸,将屁股抬高後拔出肉棒再猛烈的插入肉洞里,直到全根尽入。

「滋!」肉棒已全部插入。

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抽插几百下後,恭入的淫水大量流出,从屁股沟流到床单上,把整个床单弄湿了一大片。

王汉将他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,左冲,右刺把整个蜜穴当水池,在里面游来游去。

「哦┅┅我的好┅┅好情人┅┅我要┅┅我要泄了┅┅泄了┅┅啊┅┅」王汉一听已到时候,更是加紧抽插。

用力抽插几下後就感觉到肉棒前端的龟头上,被一股热流冲击着,热得使他全身舒畅。

「恭如,你泄了?」「嗯!我泄了好多,好舒服喔。」王汉一把就将泡在肉洞里的肉棒拔出来,然後跨在恭如的胸前,将肉棒放在恭如那对大奶中间,要恭如用手挤压着大奶便开始抽插了起来。

「啊┅┅过瘾┅┅你这对奶子实在太棒了。」「啊┅┅啊┅┅我要射了┅┅」抽插数时下後,只见王汉一阵颤抖後就射出大量的精液,把恭如整个胸前喷的到处都是。

「哦┅┅好烫┅┅」恭如被又热又强迳的精液冲得全身趐软。

两人相互拥吻一番後,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。


 完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