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我第一次写这类文章,由于个人比较喜欢催眠系列,所以也忍不住手痒写了一篇。

我一直都是一个平凡的人,大家都这么觉得,我也这么认为,若真要说有什么不平凡的地方,大概就是父母的早逝。直到偶然一次和同学长时间的对视后,对方居然显得很恍惚,我才意识到,其实我和别人是多么的不同。

正在读大二的我,正是真正开始享受大学生活的时候,在迎新生时也靠着自己颇具亲和力的外表认识了几个女生。在忐忑之后,我决定了我的第一个目标——王雪。

说起来,新生的几个女生中就属她的样貌最美,我依稀记得那天她露在短袖外的象牙般的肌肤……

虽然父母早年就已过世,却留下了两处房产,靠着政府给发抚恤金以及出租其中一套房子来获取生活费的我,日子还算过得挺滋润的。自那次对视之后我就不断在网上搜罗相关资料,终于,‘催眠’这个词进入了我的世界。而今天,则是我付以行动的一天,具有非凡纪念意义的一天。

我将王雪约入家中,由于她对我的初印象不错,没什么难度就成功地约到她了。我花了点时间布置家里,特意将两本关于催眠的书摆在客厅的显眼位置,只要她问起来,我便可以开始实行计划了。

“李克(我的名字),你家蛮不错的嘛!”刚进屋的王雪看了家中的布置后,忍不住道。“呵呵,也没什么啦。”我随意道,“坐吧。”有意无意地,我让她坐到面对着描述催眠的书的对面。果不其然,刚坐下来,她便问我:“李学长会催眠的吗?”我答道:“空有理论知识,没人愿意让我试一下,所以我也不知道。”
“呵呵,那我让你试试看如何?”王雪微微笑着,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。
(上钩了……)我强压着心中的兴奋,说:“那到我的房间里去吧,在一个相对舒服的环境下应该会比较容易放松。”“去你房间的话才会紧张呢!”王雪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我忍不住尴尬地笑了笑。(似乎,还是太急了)“好吧,去就是了,别摆出那样一副可怜相。”王雪看了我一眼,做了一个夸张的表情。
“躺下吧,尽量使自己保持放松。”我尽量压抑着兴奋的情绪,用平和的声音说。“嗯!”王雪挪了挪身子,样子十分诱人,我不禁痴了,但很快又清醒过来,还没到时候呢。

“来……尽量让自己放松……你感觉到你的脚趾在慢慢放松,一点一点地放松。慢慢地,慢慢地,”我尽量压低声音,令它产生磁性,并使王雪的注意力更加集中在我的声音上,“一点一点地,越来越放松。你感觉你的脚趾已经,完完全全地放松了……你的脚腕……膝盖……腰……接下来我从10数到1,当我数到1的时候你就会进入一个完全放松的状态中……10,你感觉身体越来越轻松,你的精神可能紧张,但是你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地放松了……5,你的精神也慢慢放松了……3,越来越放松……1,你已经完全地放松了……你现在只能听到我的声音,你觉得自己是清醒的,但其实不是。你听到我说的,无论是什么,你都会听,因为我能让你完全地放松,你喜欢这种感觉,你没办法离开它……”我继续蛊惑着她,看样子催眠并没有想象的那么轻松,不过她显然已经进入了轻度催眠的状态,“你的心会越来越往下沉,但你依然能够听到我的声音,因为我的声音才是你灵魂的渴望,最强烈、最真实的渴望。我的话对你来说就是最好的建议,而我所说的都将会成为你十分乐意的。明白了吗?”我的声音在她的灵魂中震荡着,王雪只是露出一个乖巧的表情,然后点了点头。(难道就这么简单吗?)我没想到她如此容易就进入了催眠的状态。

看着在床上的娇柔身躯,我强压下欲火,继续给她建议:“接下来无论我问你什么你都会回答,但是你的心灵不会受到任何影响,因为你的心灵已经沉到了灵魂的最深处,而每次你回答我的问题,你都会获得如同高潮般的感觉,但你知道那不是高潮。因为只有我才能让你真正到达高潮,明白吗?”“是……”娇柔的声音又一次让欲望的火焰燃烧起来。但是我知道我还需要克制一会儿,很快我就可以真正享受她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王雪。”说完,她的身体发出了细微的震动。

“今年几岁?”

“19.”声音中也带着颤抖。

“有男朋友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有过男朋友吗?”

“没……”她的双腿纠结在一起,身子颤抖着,声音也开始高昂起来。
我舔了舔嘴唇,由于紧张和焦虑,十分干燥。“很好,今后如果你听到我说欲海淫娃你就会再度陷入这个状态中。”我恶作剧地说道,“每次你听到我叫你时,你都会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双手温柔地抚摩一般,会让你十分享受那种感觉,并且越来越上瘾。”“……欲海淫娃……抚摩……上瘾。”她低低地重复着。
“待会我会从1数到10,当我数到10时,你就会醒过来,你对之前发生的事
将没有印象,你会当作我的催眠没有成功,但是我的指令仍然有效。并且在你醒来时,你会忍不住想含住我的阴茎,但是你会很不好意思说出来。”我忍不住又想恶作剧一番,“1,2,3,4,5,6,7,8,9……10.”我缓缓将一
个个数字吐出,随着我数完数,王雪也将眼睛睁开,她的脸忽然红了起来,用蚊呐的声音说:“好象,好象没成功。”眼睛却不断向我裤裆处瞟,(成功了!?)我还是不敢确定,“王雪。”“嗯?”“你有没有听说过‘欲海淫娃’?”我话音刚落,她的眼神马上变得空洞起来……

“记得晚上要早点来啊!”最后,我还是没对她下手,时间太晚了,如果她不回去的话难免会有人起疑心,或者被有心人说这说那的,这对我以后做事不方便,于是只是让她觉得自己晚上有必要来一次而已。时间慢慢过去,7点,“叮—咚—”门铃响了,今天晚上的大餐到了。

我开门之后楞了一下,王雪身后竟还站着一个人,她叫秦岚,和王雪一起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住,真是很意外她也会一起来,不过我不介意晚上加菜。
“哇,你家真的很漂亮!”秦岚进屋之后也感慨道。“一个人?你父母呢?”“……已经,已经走了好多年了……”“对不起……”她一脸歉意,“算了,都过去了。”为了加菜,我说道。

“借一下洗手间。”王雪说道,“好的,跟我来。”我站起来,(这个时候,对她下一些指令然后协助我将秦岚给催眠)

………………

看着床上两个一脸羞涩的美女,我的分身早已坚硬如铁。“你们两个先来一段我看看。”虽然自己并不是白合控,但是如此美丽的两个女人缠在一起的感觉一定很好。于是,二女双手舞动着,在抚摩与亲吻中将对方剥了精光。

王雪娇喘着,爬在秦岚身上细细噬咬着秦岚的乳头;秦岚则用手抚摩着王雪的粉背,以及屁股。看了好一会,我觉得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了的时候,我便让她们一起舔弄我的分身。可能是因为激动以及压抑太久,居然只过了五分钟便爆发了。而在我之前的建议下,王雪马上用嘴封住我的龟头前方,将精液尽数吞下,还一付意犹未尽的样子用舌头舔了一圈唇。而我的分身也忍不住再度立了起来,秦岚已经不是处女了,所以我选择先把王雪开苞,而后再处理秦岚。

我将手抚上了王雪奶子,细腻的触感令我一阵享受,接着用舌头为其服务上一番后,将肉棒摆在阴道口准备进入。我看了眼秦岚,马上给她下了一个‘看到我和王雪做爱就好象是我和她做爱一样让她快速地得到高潮’的建议,或者说是命令。在上下厮磨几次阴道口后,缓缓将肉棒刺入。我的家伙只能算是普通,不过4寸长,不过在我的建议之下,王雪的初夜只是无尽的高潮……

tobecontinued

上一篇: 下一篇: